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神经症治疗 > 心理治疗中亲密关系的心理意义

心理治疗中亲密关系的心理意义

作者:丛 中  发布于:2011-10-31 09:56:37

心理治疗关系是治疗者与来访者之间的一种人际互动关系。当治疗者与来访者之间发生诸如亲吻、性交等亲密行为时,应该分别从来访者和治疗者各自的心理特点和他们之间所建关系的性质来加以分析。

一、从来访者方面看,主动向治疗者示爱,表现出想同治疗者建立比一般治疗关系更加亲密的关系,其心理意义常有以下几种:
1、加强与治疗者的关系 这样的来访者在社会生活中经常处于不被关心的地位,他们对别人缺乏基本的信任,很难与他人建立相互信任的人际关系。实际上,不是别人真的不关心他,而是他不能够相信别人对他的爱,同时内心深处总有一种不被他人重视和关心的担心和恐惧。这些担心和恐惧应该说是源于其幼年的生活经历。很可能在幼年的时候,他没有得到足够的母爱,没有建立起基本的安全感,长大后,就表现出对他人缺乏基本信任。因此,在与人交往的时候,总是担心自己不被喜爱,甚至担心自己令人讨厌,担心被遗弃。为了减少内心深处的恐惧和不安,他总是期望能够与他人建立更加密切的人际关系。在面对心理治疗者时,来访者会感到,正常的心理治疗关系不能够减轻他的担心和恐惧,所以他就想通过与治疗者发展性爱关系,来加强与治疗者之间的关系,以减少内心的恐惧和不安。遇到这种情况,治疗者最好是与来访者共同讨论他为什么要这样表达自己,分析他示爱的含义是什么,他希望从治疗者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帮助。在分析来访者动机的同时,治疗者也应该反省自己是否对来访者太冷漠了,可能是对病人的倾诉无动于衷,甚至是讨厌来访者,或者没有感情投入,拒来访者于太远的心理距离之外。这也包括满脸微笑的彬彬有礼式的职业性冷漠,这在从业多年的心理治疗者中并不少见。这种职业性冷漠,在治疗者内心经常是这样一种感受:看吧,这个病人与以前的那些病人是多么的雷同,自己对这种病是多么熟悉,只要病人说出上一句话,我就能知道下一句他会说什么。这就使得治疗者不自觉地与来访者在情感上拉开了距离,这时,如果来访者刚好是一个缺乏安全感和缺少人际基本信任的病人,他就可能向治疗者示爱,想以此来加强与治疗者之间的关系。
2、对治疗者的认同和盲目崇拜 来访者可能在幼年存在向父母认同方面的问题。当他面对治疗者的时候,他从医患之间的建设性的治疗关系中,从治疗者对他的关怀中,感受到了他们从未感受过的被接纳、被关怀、被尊重。他们对于这种从未经历过的“爱”,就特别的有所触动。他们无法分辨这种爱与性爱有什么区别,就可能错误地将这种治疗者对他的关怀当作是对他的爱,他们内心的性幻想也同时指向了治疗者,就对治疗者产生“爱慕”之情。这实质上是对治疗者的认同。这种认同在他幼年的时候就应该基本完成的,可是直到他们遇到心理治疗者的时候,这种认同才有机会比较强烈地实现,将心理治疗者等同于他们理想中的父母,并通过认同让自己也成为治疗者那样的全能的、有爱心的人,这种认同对其人格发展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由于这种感情是幼年的,是未分化的,所以,经常表现为对治疗者的盲目崇拜。这是病人自卑心理和分离(split)之防御机制的表现。所谓“分离”,是说病人在幼年认识事物的时候,只认识到事物的局部,将一个事物的好与坏两个方面分开来认识,这样他就会认为,好的事物就一定要极端的好,坏的事物就一定是极端的坏,无法将它们统一起来。这在人际交往中就表现为“光环效应”,在心理治疗中就表现为将治疗者神化,并进行盲目地崇拜,在崇拜的同时,又感到自己是劣等的,无能的,并通过向治疗者认同,向治疗者示爱,在感情上与治疗者融合,以便让自己也成为像治疗者那样“无所不能”的人。在向治疗者认同和盲目崇拜的时候,来访者潜意识中的性驱力是投向治疗者的,这在潜意识中也实现了其幼年被压抑的恋父恋母情节,结果使得他在认同于治疗者的同时搀杂了性爱的成份。
3、是罪感心理的抵消(undoing) 来访者可能在幼年的时候受到过过分严厉的批评或惩罚,在他内心深处明显存在着内疚感或罪感。他们感到自己是不好的,是对不起他人的,只有通过多为别人做好事,包括奉献出自己的爱情,才可以赎罪,才可以让自己的内疚感和负罪感得以减轻。所以在心理治疗过程中,他会担心自己的一些言行惹得治疗者不高兴了,得罪了治疗者,因此他就表现得特别温顺并努力讨好治疗者,以致于将爱情也要奉献给治疗者。这种对治疗者的性爱表现,其实质是来访者自我罪感的抵消,是自虐心理的表现。
4、其他:在心理治疗过程中,出现来访者向治疗者示爱,还可能有更多的意义,如,想通过这样的表示,试探一下,看治疗者是否真的喜欢并接纳自己,如果喜欢的话,这种喜欢达到了什么程度;也可以是来访者想通过“爱”上治疗者来控制治疗者,让治疗者满足自己的所有愿望和要求,以便使自己能够更加有理由地依赖治疗者;也可以是对治疗者的被动攻击,其潜意识台词是“我都爱上你了,你却对我如此地不关心,你不是个好医生!”还可能是病人幼年压抑的性欲望和性幻想,在心理治疗者这里得以唤醒和投注(cathexis),并把责任推给治疗者,认为是治疗者在引诱他,这样既可以让自己的性能量得意释放,同时又少有内疚和自责。有时候,如果病人向治疗者示爱,并得到了治疗者的回应的话,他就能够获得“自信”,证明自己是多么的可爱,连治疗者都会爱上自己,以此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掩饰其自卑。还有时候,如果治疗者让来访者讲自己的恋爱经过、性经历,并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兴趣(这样的治疗者很可能是有更深层面的问题的),这时,来访者就可能以为治疗者喜欢他,而主动投治疗者所好地向治疗者示爱。

二、从治疗者方面来说,如果出现主动性的性爱言行,则可能有如下意义。
1、是性犯罪行为 治疗者利用治疗过程中与来访者建立起来的关系,借助来访者对治疗者的信任,以获取性享乐,这是治疗者故意的性行为,是真正的性犯罪行为,当以严厉惩处。即使如此,也应该深入分析其潜意识中的问题。
2、是治疗者缺乏自信的表现 有的心理治疗者没有足够的自信心,认为自己是没有能力的,不受尊重的,甚至是没有性魅力的,因为在生活中他从来没有遇到有人真正地关心他,爱护他。所以在心理治疗中,治疗者会有意无意地调动病人的情感,潜意识地鼓励来访者对自己产生爱慕之情,以使来访者爱上自己作为内心最大的满足。甚至是,通过让来访者爱上自己,来证明自己的心理治疗技术是多么精湛、高超,是多么地触动来访者的内心感情,以自我陶醉,缓解内心深处的自卑和对自己专业能力的不自信。
3、利用治疗关系获得情感交流 治疗者通过与病人发展建立亲密关系,来获得生活中无法获得的情感交流。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性格孤僻、生活中不太能够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治疗者身上。实质上是心理治疗者在利用医患关系来满足自己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心理需要。因此可以说,心理治疗者应该是在生活中能够与周围的人建立良好人际关系的人,只有具备这样人格特点的人才比较有资格做心理治疗者。一个在生活中没有朋友且不能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人,他就可能在治疗中自觉不自觉地企图与来访者建立亲密关系。还有一种可能,治疗者在生活中没有合适的恋爱机会,或者没有满意的婚姻生活,这也是治疗者容易与来访者建立亲密关系的一个重要原因。这就要求治疗者在恋爱婚姻方面有比较健康的个人经历。因为恋爱婚姻、人际交往是人格的具体外部表现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重要的生活经历也反过来塑造、影响着治疗者的人格健康水平。
4、关于女性治疗者 有时候,在来访者反复表示爱上女治疗者的情况下,女治疗者可能会信以为真,或者误以为回应来访者的爱有利于建立关系并取得较好疗效。 一般说来,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即使有,也经常不被看作有什么不妥,因为在社会生活中,女性经常处于弱势,一般是性受害者而不是性侵犯者。但在心理治疗中,相对于来访者来说,女治疗者就不应再是弱势了,而是处于强势。此时,如果女治疗者与来访者发生性爱关系,不应看作是性受害者,也不应看作是为了病人而做出的献身行为,而应该分析其潜意识的动机。她可能平时是一个性压抑者,生活中不敢表达自己的爱与性的欲望,甚至会认为性是肮脏的、罪恶的,而在治疗中回应来访者性爱要求,则可避免这种罪恶感,并可在心里产生上一种为病人奉献、自我牺牲的崇高感。这样的女治疗者其幼年可能是缺乏父爱、母爱的,因此,她会通过与来访者建立亲密关系,来满足自己的潜意识心理需要,通过回应来访者的爱,让自己扮演父母的角色。如果是这样的话,与其说是爱病人,不如说是治疗者爱她自己。但别管怎样,如果这种亲密行为发生在女治疗者身上,性质上与发生在男性治疗者身上并无本质的不同。

在我们讨论治疗者与来访者之间亲密关系的时候,经常听到有的心理治疗者主动表白说:我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一个来访者产生过任何移情!这是一种极端的自我表白,其意思是说:我是最正统的,我从来没有对来访者产生过任何爱的感情,更没有过性的幻想和行为。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从广义上说,全部的人际关系都是移情,即,治疗过程中,治疗者内心所产生的所有情感反应都是移情。治疗者与来访者之间所建立的治疗关系,是一种人际互动关系,在人际互动过程中,治疗者对来访者不仅要晓之以理,更要动之以情。很难想象,一个对来访者没有任何感情卷入的治疗者,他如何能够打动来访者的心,如何能通过交流互动来影响来访者并使之产生心理的转变。治疗者也是普通人,有着与普通人同样丰富的内心情感和欲望,在治疗过程中出现性的幻想和欲望是十分自然的。如果一个治疗者说自己在多年的心理治疗工作中,对来访者从未产生过爱慕或性幻想的话,我想他一定是一个性压抑者,他会在心理治疗中主动回避与病人讨论关于性的问题,他可能会与来访者协同对性欲望和性幻想进行压抑。一个心理健康的人不应是性压抑的人,而应是一个有能力支配性能量合理释放的人。在治疗中,回避性的讨论是不正确的,而大肆讨论性、故意引导来访者诉说性经历,也是有问题的。在性问题的处理上,治疗者应以始终保持中立态度为好。
在处理与来访者之间出现的亲密关系时,治疗者不要轻易地相信来访者真的爱上了自己,或者认为自己真的爱上了来访者,而应该仔细考虑一下,来访者这样示爱的动机和意义是什么,同时更要想一想,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和态度,自己内心深处的动机和需要是什么,自己是如何认识和处理治疗者与来访者之间的关系的。如果能这样考虑的话,发现隐藏在“亲密关系”深层的心理症结及其心理意义并不是很难的事。一旦发现了这些隐藏在深层的心理问题,就可以选择适当的时机和方式与来访者讨论这些问题,就可以使心理治疗更加推向深入。

总之,治疗者与来访者之间出现的亲密关系,通常是具有多重的深层心理意义的,应分析来访者和治疗者各自的深层心理需要,并分析这种亲密关系的性质和意义。从严格意义上说,在心理治疗会谈中,与心理治疗助人之目的无关的、不必要的所有关于性的内容的话题讨论都是不应有的。心理治疗者对来访者只能提供心理的帮助,而不是别的,更不是提供性的服务。不能与来访者发生亲吻、性交及其同等性质的行为是对心理治疗者职业技术和职业道德的最基本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