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心理学人 > 施琪嘉:疾病王国的身份与救赎

施琪嘉:疾病王国的身份与救赎

作者:施琪嘉  发布于:2011-10-26 13:39:07

苏珊桑塔格曾说过,每个人都有两种身份,健康国度的身份和疾病国度的身份,虽然,人人都喜欢拥有前者,但迟早,会成为后一国度的公民。

1996年4月的一天,我还在大学医院任神经内科主治大夫,我父亲跟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现在躺在地下,手脚不听使唤,他问我有没有时间过去看看他,如果没有时间就忙自己的。作为神经科大夫,我立即意识到父亲中风了,我告诉他不要着急,不要动,我马上赶到。住院检查结果,右侧脑梗塞,一个月后,父亲从左侧肢体完全不能动恢复到可以自己柱杖行走。这应该归于
治疗的及时,算是作为医生职业的儿子对父亲特殊地孝顺了一把。但是,我知道,父亲老了,他已经获得了疾病国度的身份。

我父亲是福建集美航海学校出身,年轻时酷好运动,在长航系统打篮球小有名气,身材不高擅长从背后偷袭,人称“快九”(因穿九号队服)。看他年轻时候的照片,真是英气逼人。

80年代长航从国外进口了一些巨型巨轮,每只都有万吨以上,横在江中,煞是壮观,父亲当时任大副,每年暑假,我都会在父亲停在江中心的船上去消夏—江中间风大凉快、没蚊子!一次,系在船舷旁的一支小艇被风吹跑了,父亲跃入长江,直击浪涛100米,把小艇开回。

1996年,父亲刚退休,他用有油轮、化工品、货轮的船长执业资格,同时具备长江和近远海航行的许可,正是重新开始新一轮生活的时候,这次病把他变成了一名孤独、无力、如小孩般需要照顾的老人。



《爱的功课》正是一本描述疾病对家庭影响和如何通过利用家庭的资源获得疾病治疗的好书。疾病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家庭需要去面对的长期而磨难的过程。作者苏珊麦克丹尼尔是美国罗切斯特大学临床
心理系的教授,2001-2003年间,我负责一个与德国弗莱堡大学合作的心身医学连续培训项目,苏珊也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年之一,她和本书的其它合作作者洁芮赫渥斯、威廉窦赫提多次来汉,进行如何在综合医院中引入家庭治疗概念、如何对有病人的家庭进行干预的讲座。苏珊向我们演示了,如何通过家庭雕塑(family sculpture)呈现一个家庭结构在过去、此时和将来的变化的技术,讲述了家庭功能、家庭周期等重要基本概念,但给我影响最深的还是她自己对自己家庭的热爱和将这种热爱贯彻到工作中去的态度。她会给我们介绍她自己的家庭,非常骄傲地描述她孙女的故事。我发现,其它家庭治疗师也是如此,正是家庭带给了他们工作的动力。在本书中,你同样可以发现这种风格,即治疗师会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融入到治疗中去,和病人及其家庭分享。在加菲尔德(Garfield)的《短程动力治疗中谈到治疗师的自我暴露问题,在精神分析理论中,治疗师是应该保持“匿名”的原则的,即不应该过多地暴露自己的私人信息。而对心理治疗作用的共性的研究表明,治疗师本人的一些亲身经历如果拿出来和病人分享,会起到促进治疗的作用。在《爱的功课》的很多地方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和病人有着类似经历的治疗师是如何利用这一点来获得治疗效果的。2004年,因为苏珊的杰出工作,她获得美国杰出心理学家奖。

该书的涵盖面令人惊奇地广泛,从遗尿症到不孕症,从糖尿病到老年痴呆,从恶性肿瘤到爱滋病,从精神分裂症到亨廷顿舞蹈病,其实,在一个综合医院里面工作,接触和了解到这多类型的疾病一点都不稀奇,但要深入地去对每一个家庭进行了解,那你就必须具备心身医学的概念。我在一次督导中,发现一个学员因最近诊断出癌症而感到
抑郁和悲伤,当我约谈她后了解到,她还不仅仅是因为对自己的癌症感到担心,更是因为2年前,她哥哥因患恶性肿瘤而去世,她担心,如果她自己也因此有什么,那她已经十分伤心至今尚未解脱出来的父母亲会怎么办?她父母的关系也因儿子的去世而交恶。了解到这一点,我立即约见了她的整个家庭。

2005年,中国综合医院精神卫生联盟成立了,这是在中国
精神科医师协会底下成立的一个分会,它的重要作用就在于如何在综合医院里贯彻每个病人的心理需要获得关怀、每个病人的家庭也应该成为治疗的一部分的理念,这也是一个信号,医者仁也,我们开始重视对病人的人文关怀了,而这和这本《爱的功课》的初衷正好挈合!



|关于我们 |在线咨询|就诊预约|